荷堂经典丨《洛神赋》

发布:2022-01-22 13:13:11 | 热度:290

1.jpg

董其昌《洛神赋手卷题跋》

编者按:曹植《洛神赋》是中国文学史上影响深远的神作之一,其经典地位的形成与发展与其在文学、书法、绘画、舞蹈等领域的传播、影响密不可分。本期荷堂艺术馆在与大家欣赏以“洛神赋”为创作题材经典书画作品的同时,一起品味这位“仙才”笔下《洛神赋》的如梦似幻。


如梦似幻的千古名篇——《洛神赋》

赵旭

2.jpg

顾恺之《洛神图》(局部)


曹植翩翩君子、温文尔雅,才高八斗, 世人莫不对其心摹手追。借用最近热播电视剧《雪中悍刀行》中形容“剑神”的话来形容这位文道仙才——“天不生其曹子建,文道万古如长夜”。《洛神赋》是曹植代表作之一,此文文辞之华丽、寓意之丰富堪称一绝,作者的创作动机历来为世人议论,更是给《洛神赋》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艺术家们用手中笔墨或抒发自己对这位七步成诗才子的崇敬,或借《洛神赋》抒发自身的情感、抱负,或表达、传递自己对美好爱情的向往与渴望……


3.jpg

赵孟頫《洛神图》(局部)


曹植因何创作《洛神赋》,通过《洛神赋》想要表达什么? 古今学者众说纷纭,笔者归纳总结为四种:一为感甄说;一为寄心文帝说;一为心灵解脱说。以上三种观点主要根据曹植的现实遭遇或传闻予以推测, 加以解说。第四种则是民间将之付诸浪漫、唯美的爱情色彩,类似于牛郎织女般的爱情传说。


4.jpg

元  卫九鼎 《洛神图》


争议最大的感甄说

流传最为广泛,争议最大的莫过于感甄说,即世人将《洛神赋》附会为曹植对其嫂子甄氏爱而不得的爱情悲剧。《洛神赋》中有言:“斯水之神名为宓妃”,甄氏在史书中本无记载其名,然此赋一出,世人便把这位佳人“赐名”甄宓,沿用至今。人们热衷于这种说法的理由不难理解,首先,与玩弄权术、不顾亲情的政治家曹丕相比,才高八斗、风度翩翩的曹植显然更受世人爱戴与青睐,此外被誉为世间绝色的甄氏与曹植一样,他们的悲惨际遇皆为世人惋惜,世人自然见不得如此才子佳人备受冷落、郁郁而终。再者,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世人便已自己爱慕绝色的心理,揣度这位风流不羁的才子。


5.jpg

陆俨少《洛神图》(局部)


然而,显然这并不合理,首先《洛神赋》中宓妃是引自《 楚 辞 · 天 问》 “羿又梦与水神宓妃相交  ”再者,当创作《洛神赋》时,曹丕已登帝位,曹植早已不是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以放浪形骸的王位有力争夺人,而是看透世态炎凉,人间冷暖,在夹缝中求生存,被驱逐出京都,郁郁不得志落魄贵族,且唯恐曹丕加害,又怎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觊觎曹丕之妻。


6.jpg

清  姜宸英《洛神赋十三行》(局部)


梦幻主义艺术特色

笔者以为《洛神赋》丰富的寓意最显著的体现在此文如梦似幻的梦幻主义色彩。首先,文中的“黄初三年,余朝京师”据史料考证显然是黄初四年,朝京这一重大事件,同时也是曹植人生的重大转折节点,他显然是不会记错的,黄初三年显然是作者故意为之,同年创作的《赠白马王彪》则叙述着相同事件,则为黄初四年。


7.jpg

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

此外,文中交待的很清楚“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即受宋玉《神女赋》的影响,虽然曹植《洛神赋》与宋玉《神女赋》 写的都是人神相恋的故事, 都用大量华丽的辞藻描绘神女的美丽、人神之间的依恋及离别的伤感, 而且神女也都为洛神,但曹植《洛神赋》有了明显变化,采用第一人称“余”的方式叙述。作者仿佛既是叙述者, 又是亲历者, 似乎又是梦想者,所描写叙述的时而真实,时而梦幻,结合其的人生际遇不禁让人浮想联翩,感慨万千。


8.jpg

赵构 《洛神赋》(局部)


也正因如此,《洛神赋》历来为艺术家所神往、所推崇,这一文学著作衍生出无数以此为题材的艺术作品,顾恺之、王献之、赵孟頫、董其昌、祝允明等书画巨匠毫不吝惜手中笔墨,使之成为中华文化史册中不朽的经典。



监制|赵  旭

图文编辑|coco


HETANG


建筑2.jpg

建筑设计:杨志疆    建筑摄影:夏强



艺术馆相关资料.jpg


本公众号旨在促进优秀文化艺术的传播、交流与学习;与您分享优秀艺术家的作品、最新展览、活动等信息。


164793658137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