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堂关注|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少儿书法教育

发布:2020-12-15 10:15:54 | 热度:55


编者按:少儿书法教育作为书法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然而在少儿书法教育热的背后,当下少儿书法教育也存在不少问题,对少儿书法教育的理解也出现了不少误区。比如对硬笔书法与软笔书法的理解;审美意识和审美水准的判定;书法比赛的滥觞等。“检验少儿书法学习成果的标准是什么?”“如何看待少儿参加书法等级考试与比赛的现象?”“少儿书法教育的目的是把字写工整、写美观,注重实用性,还是通过学习书法提高艺术修养、审美趣味,注重艺术性?”“什么样的老师才是合格的少儿书法老师?”等问题引起我们的思索。本期荷堂艺术馆就部分问题展开论述,旨在引起社会对少儿书法教育的进一步地关注与思考。

 

书法的特殊性质及其对书法教学的主要影响 

    

  任何民族文字的书写都会在使用中提出美化的要求,从而逐渐形成本民族的书法艺术,但是绝大部分民族的书法艺术都属于装饰艺术的范围,只有中国以及受汉民族文化影响较深的一些民族,才使书法超越了装饰阶段,成为一种富有抒情色彩的独立艺术,并且在本民族文化中取得重要地位。

  中国书法是用毛笔书写汉字,并使其保持丰富表现力的艺术。数千年的历史,使这门艺术积累了大量杰作,在驾驭线及其结构方面积累了丰富的技巧。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552.jpg 

邱振中先生在北京101中学指导


  汉字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篆、隶、楷、草、行等字体。早期文字含有象形因素,但随着字体的演变,象形意味越来越淡薄,以至无复追寻。书法自走向成熟以来,一直是不摹写具体物象的艺术。

  由于中国传统感觉—思维方式的影响,虽然中国书法早已到达刻画抽象图形的阶段,但人们并不能对此进行深刻的认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在这样两个方面:一,以单字为基本观察对象,所有感觉、技巧都围绕单字而展开,有意无意地避免了直接面对线与(被线所切割的)空间的抽象性质;二,以大量的物象化的比喻作为鉴赏与创作的心理支点。

  从另一角度看中国书法,它是运动着的线对(二维)空间的连续分割。当然,由于书法悠久的历史和丰富的积存,线和空间都有它特定的高品质要求。

  书法中的线条由于操运时复杂的控制而具有无穷的变化。就整个书法艺术来看,它所拥有的线是世界上变化最丰富的徒手线的集合。

  书法作品中空间的变化亦十分复杂,被切割的空间在线条的引带下流动,能产生种种出人意料的张力变化,从而具有一般静态视觉艺术所不具备的特殊的感染力。

  书法与线、空间抽象品质的切近,使它成为中华民族发展有关素质的重要领域。中国艺术的许多特点,都在书法艺术中率先成熟,或者在书法中得到充分发展。

  书法的抽象品质以及人们对相对稳定的抽象结构——“字”的依赖,使书法不容易在自己的形式领域之外找到发展形式的支持。书法逐渐成为自给自足的形式体系,它的发展几乎全部依靠字体的演化及书写风格的缓慢演变。这使书法传统的训练方式几乎完全依赖于对古代杰作的临摹。

  这一切,都影响到今天的书法教学。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559.jpg

邱振中先生在北京101中学指导


  在建立更为科学的训练体系之前,临摹前人杰作仍然是训练的重要内容之一。前代杰作中保存着前人所累积的全部技巧,学习它是发展新的书法技巧必不可少的前提和基础。书法作品仅以线和空间为构成手段,如此单纯的构成元素要承担那样复杂的精神生活,可以想见,构成元素一定要具备极为复杂、极为微妙的形态变化。控制这些变化的技巧是漫长时期累积的结果,重新独立发展出一套相同水平的技巧是不可想象的。前代所累积的基本技巧,一位现代书法家首先必须加以把握。

  包含在杰作中的技巧可以通过临摹获得,也可以有别的途径,例如通过对杰作技巧的分析和归纳,重新设计一套训练体系,以求更直接、更全面地掌握必要的基本技巧。这方面的工作已经开始,但在完整的教材出现之前,不能不仍然依靠对杰作的临摹。当然,在临摹中我们可以采用不同的编排,以使临摹更有利于一位现代艺术家才能的成长。

  书法艺术的另一些性质也对书法教学产生了重要影响,例如书法作品文化含蕴的丰富性以及书法创作与实用书写的密切联系。

  书法把汉字作为构形依据,这从两方面把书法艺术与实用书写牢牢捆扎在一起:一位艺术家也总得在创作之外进行大量实用性书写,这样,他所使用的造型素材无法始终与创作意识联系在一起。对于古代书法家,这根本不成为问题,反而是一种求之不得的现象——艺术(特别是书法)正是人所具备的一切的自然表现。但是,当创作成为充分自觉的艺术活动以后,所有感觉、才能、技巧都可能集中到某一时刻、某一点而发出异样的光辉。——如果对个体来说,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件,但一位艺术教育工作者无疑应该对其深层机制及到达的可能途径进行思考。与实用书写的联系是对现代书法家的创作具有重要影响的事实。从另一方面来说,一切与文字视觉形象有关的信息都会影响到观赏者的接受机制,对实用书写的要求不可避免地会进入社会评价标准中去,从而对一个时代的审美趣味、审美理想产生微妙的影响。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603.jpg

中学生临摹《圣教序》


  书法的文化含蕴从非形式层面对书法的命运产生另一种影响。

  书法作品的抽象性质,为人们往其中倾注丰富的精神内涵打开了方便之门,在人们不厌其烦的阐释中,宇宙规律、道德观念、时代特征、命运、个性、修养、情感生活等等,都成为书法的表现内涵,并由此而形成了一个世代沿袭的意义体系。这个意义体系成为维持书法的文化地位、保持书法的稳定性质,并保证书法形式谨慎而有限地发展的重要手段。当然,这样的意义系也在规范一位书法艺术家的才能和心理结构时起到重要的作用6。

  这些,使一位现代书法艺术家在过去所积累的技巧、模式与今天对艺术创作的要求之间难以找到可靠的连接点。

  传统书法才能的典型结构是把握少数构成模式而大量制造大体相似的作品。今天看来,这只能供一位业余爱好者作为可选择的目标之一。事实上传统书法家正是在政务、学术活动之余而取得他们书法上的成就。这种才能的本质是动力形式的长期重复和微小调整,在漫长的岁月中成就一种模式。

  对现代书法艺术家的才能可以从两个方面去规范。从传统出发,要求他掌握尽可能丰富的已有技巧,在目前形态学研究的基础上,应该说做到这一点已经不很困难;另一方面,从现代艺术角度来看,要求一位艺术家表现他在现代生活中尽可能深刻的体验——传统技巧模式在这里遇到了巨大的障碍。

  这是现代书法教育真正的难点。

  其它艺术教育可以利用对自然的观察和对现代杰作的深入研究而解决这一难题,但书法艺术在这两方面都无所依傍:在保证线条连续性的前提下,从对自然的观察到书法中的抽象构成,目前还是一个难以把握的过程,而中国书法现代意义上的创作刚刚开始,还没有建立自己关于杰作的概念。

  然而,教育总是由现在指向未来的,书法历史悠久,这样一门艺术的现代进展,更具有其特殊的意义。

(本文节选自邱振中先生《现代书法教学的若干重要环节》一文)

 

 

怎样才是合格的少儿书法教师

文|胡 锋

 

2011 年教育部发布《教育部关于中小学开展书法教育的意见》,2013年又发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以来,中小学书法得到普遍重视,校内、校外纷纷开设书法课程,一时间书法教师成了中小学书法教学的紧缺资源。各地各学校也想出了不少办法,比如由语文老师、美术老师来兼任,请校外书法家进校园等措施来解决师资的问题,在近些年的实践过程当中存在着不少的问题,严重影响到书法教育的良好健康发展。作为中小学书法教育的参与者,我们应该反思与展望,怎样的老师才是合格的中小学书法教师?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616.jpg

中国文联、中国书协公益活动走进校园


懂书法

 

懂书法应该是作为书法教师的一个先决条件,然而就当下的校内外众多的中小学书法教师来看,可谓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由于书法教师资源的缺乏,导致只要能拿起毛笔写字的人都纷纷登上中小学书法教育的讲台进行传道授业,其中不乏语文老师、美术老师、其他行业从业者、江湖书家,真正懂书法的却是寥寥无几,这样的老师往往站在实用写字的角度或者江湖杂耍的层面对书法进行解读与传授,可想而知这样的教学必然与中小学书法教育的本质发生偏离,在某种程度上只会把学生引入书法的歧途。一句懂书法,看似简单,其实不然!用陈振濂的一句话:“目前中国书法界,要么是平庸的写字匠,要么是天马行空目空一切的‘艺术大师’,但最缺乏的,正是懂行的、理性的、书法美的解读者、实践推动者和体验者,还有优秀的观众和评论家。”懂书法,教师应该站在书法作为艺术的立场去认识书法,从书法的本体上去感知书法线条的力量美、质感美、节奏美、时空美,从较为专业的层面去解读笔法、结字、章法与形式。懂书法,教师应该对书法史有一个宏观的了解。懂书法,教师应站在民族文化的立场来研读书法、致敬经典。教师应该懂书法,教师应该能够在艺术的视野下对书法作品与书法现象作出较客观的评价。作为书法教师,懂不懂书法决定着书法教学的导向与审美,决定着书法教学的内容与方法,决定着未来学生对书法的认知与高度,决定着中小学书法教育的方向与道路,因 此,合格的书法教师必须是真正懂书法的。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621.jpg

认真听讲的孩子们


懂学生

 

懂学生是作为合格教师的必要条件。近些年,由于师资的极度匮乏,相当一部分学校采用“请进来”的方式来解决师资的问题,把校外的书法家纷纷请进校园。看似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但课堂效果并不好,课堂纪律差,正常的教学无法进行,甚至出现书家临阵脱逃的现象,使教学效果大打折扣。归其原因不是书法家的水平不够高,而是他们不懂学生,不懂学生的心理。课堂的组织、教学内容的设定、教学方法等的运用都和学生之间存在断层,从而产生尴尬的局面。因此,作为中小学书法教师,在懂书法的前提下一定要懂学生,懂得他们的心理,懂得他们的需求,懂得一定的方法。作为中小学书法教师,更应该了解所教授的对象在想什么?要什么?少儿对世界充满好奇,但专注力却不够,因此教师应在课堂上有限的时间内适时地满足少儿的好奇心,抓住有效而短暂的时间点教知识、教技法或许可以事倍功半,否则无异于对牛弹琴。少儿在很大程度上需要肯定、赞美、认同,教师在教学的过程中应不惜赞美、肯定的语言及动作,多从不同的视角发现其优点进而去鼓励,让学生在学书的过程中充满自信欢乐。教师与学生间的交流存在一定的障碍,作为中小学书法教师,要穿越这个屏障,在教学内容的设计、语言的组织上必须讲究一定的方法技巧,让学生听得懂、乐于听,只有这样,师生之间才能够顺利地进行沟通、对 话,才能制定合理的教学内容,运用合适的教学方法,从而进行有效教学。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626.jpg

中学生授课现场


讲得出

 

书法教学不仅仅是一个写的问题,除了写,更重要的是讲的问题。讲不是照本宣科,更不是滔滔不绝。作为合格的少儿书法教师,应具备以下几点:会讲。能够深入浅出,有技巧、有方法,把专业的知识讲得浅显易懂,能够让少儿乐于接受。比如,听故事远远要比单纯的书法知识与技能有趣,教师可以把相应的书法知识、技能融入到故事、儿歌、表演当中,把晦涩难懂的知识浅显化来增强少儿学书的兴趣,让学生在玩中学,在学中玩。有东西可讲。不能把书法教学仅仅看作是一笔一画单纯的写字课,而应把书法与其他学科、生活紧密地联系起来。要有丰富的书法知识储备,而不能局限于“永字八法”式的套路,对书法常识、书法史、书家轶事等也应了然于胸;要有坚实的理论素养,它决定着书法话语的可靠性、权威性与灵活性,学书法不仅仅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不能仅靠个人的一点经验或道听途说来应付学生,就拿简单的中锋用笔来说,有相当多的所谓书法人,只知中锋用笔却不知何以要中锋用笔,活生生地把中锋用笔搞成了教条、搞成了镣铐。讲得好。讲得好是要把渊博的学识,丰富的书法知识储备,坚实的理论素养进行内化,在教学的过程中逐步丰富与完善,从而形成自身独特的授课风格,用自己独特的语言方式表达来吸引学生、启发学生、感染学生。


 微信图片_20201215095635.jpg

中学生临摹经典


写得好

 

写得好是书法教师专业能力的基本体现,也是吸引学生,保证教学质量的强有力手段。书家进校园写得一首绝妙狂草对于中小学生又能奈何?语文及其他学科老师兼任只知“欧” “柳”未知“颜”“赵”,只会硬笔未曾摸过毛笔的老师比比皆是,如此这般的教师往往会在教学中产生断层,无法保证书法教学的连续性,其教学效果可想而知。作为合格的中小学书法教师,不仅仅要毛笔写得好,而且要“软硬兼施”,以满足不同年龄学段的教学需求。作为中小学书法教师不必像书法家、“国展”高手那样专攻一体,成为一等一的高手,但也必须做到五体皆通,数家皆能,以此来满足不同学生不同个体的学习需求,才不至于把书法课上成写字课,让书法课成为原本应有的艺术科目的样子。中小学书法教育不是一个简单的写字教育,也不是培养书法家的教育,而是面向全体学生的美育型普及性的教育。作为一位书法教师,能够站在艺术的立场、美育的立场懂书法,站在教师的立场懂学生,能有丰富的知识、风趣幽默的语言讲得出,能有娴熟高超的技能,做到“软硬兼施”,我想这样的中小学书法教师离合格就不会太远吧。

原文刊登于《中国书法报》